柳川秋舞

刀剑乱舞全员厨

[刀乱胁会]宣群

想要招新刃……[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截图里的是胁会里有的刃,希望可以来新刃……

就这样……这里是胁会里的山姥切国广……希望能够有新刃来活跃气氛……胁会里最近几天都没有刃说话……因为我是仿品吗……[垂下眼帘]

(才不说是因为懒得打字和记不住有哪些刃才截图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的千子村正!!!!!!!终于来了!!!!!!不枉老子肝了这么久!!!(我的头发……我对不起你……)

第二堆_(:з」∠)_长截图有时候会花,请见谅

胁会里一堆半夜开车的233333
(第一堆)

[刀乱胁会]就一个字,你们来不来?

占tag抱歉

那个,这里是胁会里不要被被的被被,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哇(ฅ>ω

因为小夜最近情绪有点不太对,所以想帮小夜找一下兄长_(:з」∠)_所以,江雪,宗三你们哪儿去了啊啊啊(இдஇ)知不知道小夜现在很想你们啊!如果你们还是弟控就快来吧(´இ皿இ`)我都看不下去了(´இ皿இ`)

傻包包啊……你啥时候来呢……莺丸为了等你整个人都快泡在茶里了[喝茶]快来吧,别让老爷子一振刀了……关爱空巢老刀!

兄弟……你……你什么时候来(இωஇ )堀川都不怎么出来玩……我一振刀也是很撒鼻息的_(:з」∠)_啊,来一振就好了(๑•̀ㅂ•́)و✧一堆本丸里可能有点装不下ヾ(Ő∀Ő)ノ

其实,我一直不清楚明石殿的cp到底是谁啊???反正是谁我都一样吃狗粮,哼![郁闷]还有小夜也开始找cp了……小夜……到底是谁带坏了你…说好的同甘共苦呢[捂心口](小夜:谁和你说好了)你们一个个都这样我都有点想找cp了_(:з」∠)_我站的仙贝✧(≖ ◡ ≖✿)

希望江雪殿,宗三,傻包包和兄弟快来!歌仙也快来吧(*´艸`*)

以上。这里是被被的被被被安定吃了的被被(´ε` )♡

立一个flag

如果!我是说如果!出了物吉小酒鬼和明老板!我就爆照!!!我就不信了!![哔——]的都几百战了,物吉小酒鬼明老板还不来(´இ皿இ`)而且我TMe3还没沟完!!_(´ཀ`」 ∠)__ 很牙白啊!!!!

七夕节审神者对付丧神们表白的话……

   

  初始刀

   加州清光

  审神者:“清光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付丧神和人类不能在一起,可是我还是……”

  加州清光:“主殿,我也喜欢你。”

山姥切国广

  审神者:“被被~我喜欢你!”

  山姥切国广:“……虽然我是个仿品,但是,我也喜欢你。”

  歌仙兼定

审神者:“歌仙……我送你牡丹花,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歌仙兼定:“主殿……(笑)当然可以。”

  蜂须贺虎彻

  审神者:“二姐……我喜欢你……”

  蜂须贺虎彻:“我知道的哦,虽然我讨厌赝品,但是你并不是赝品,所以,我也喜欢你。”

  陆奥守吉行

  审神者:“陆奥守,我想和你一起征服世界!”

  陆奥守吉行:“嗯?哈哈哈哈阿鲁基你也想征服世界了啊!可以啊!”

  审神者:“啊……陆奥守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向他表白啊……”

   陆奥守吉行:“我知道,所以我才会和你一起征服世界。”

  大太刀

次郎太刀

审神者:“次郎,我喜欢你。”

次郎太刀:“我也喜欢主殿啊,来来来,主殿喝起来!”

太郎太刀

审神者:“太郎,我喜欢你。”

太郎太刀:“我也是,主殿。”

石切丸

审神者:“papa,我喜欢你。”

石切丸:“哦呀,主殿吗?我也喜欢您哦。”

  萤丸

审神者:“萤总,我喜欢你。”

萤丸:“主殿?我也喜欢您。”

  枪

蜻蛉切

审神者:“切叔我喜欢你。”

蜻蛉切:“主殿……我也是。可是,村正他真的不是坏人。”

日本号

审神者:“号叔,我喜欢你。”

日本号:“主殿?主殿也来一起喝!”

审神者:“我喜欢你。”

日本号:“我也是。”

御手杵

审神者:“杵子我喜欢你。”

御手杵:“可是我除了突刺什么都不会……”

审神者:“我喜欢你。”

御手杵:“唉……我也是啊,主殿。”

  薙刀

岩融

审神者:“园长,我喜欢你。”

岩融:“葛哈哈哈哈,我也喜欢主殿!”

   太刀

  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老爷砸,我喜欢你!”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哈,虽然小姑娘喜欢我,可是人类和付丧神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

  审神者:“我知道了……对不起,打扰了。”

  三日月宗近:“小姑娘啊,我何尝不喜欢你呢……可是毕竟我是付丧神……而你只是人类而已……”

  鹤丸国永

审神者:“姥爷!我喜欢你!”

鹤丸国永:“这还真是吓到我了,我也是。”

  一期一振

  审神者:“一期……我……”

  一期一振:“嗯?主殿怎么了吗?”

   审神者:“一期你死后可以埋进我家祖坟吗!”

   一期一振:“……主殿,付丧神是死不了的,但是,如果是您的话我也是可以的。”

  小狐丸

  审神者:“狐球哇,以后一辈子,我都可以帮你梳毛做油豆腐吗?”

  小狐丸:“当然可以。主殿,你喜欢我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哦,因为我也喜欢你。”

  江雪左文字

审神者:“江雪,我喜欢你。”

江雪左文字:“嗯,我也喜欢你。”

审神者:“这样啊,打扰……什么!”

江雪左文字:“我也喜欢你。”

  莺丸

审神者:“茶球,你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

莺丸:“大概……是……”

审神者:“我知道了!是大包平吧!我现在就去打联队站!”

莺丸:“大包平只是我的兄弟,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还是你啊,主殿。”

  狮子王

  审神者:“小狮子,我喜欢你。”

  狮子王:“什……什么!?”

审神者:“我喜欢你!”

狮子王:“虽然你不是爷爷,但是我也喜欢你!(*/ω\*)”

  山伏国广

审神者:“山伏,我喜欢你!”

山伏国广:“咔咔咔咔!主殿做事还真是胡来啊,我也喜欢主殿,所以,主殿要一起修行吗!”

髭切

审神者:“阿尼甲~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会忘记吗?”

髭切:“哦?主殿要告诉我主殿的名字吗?不怕被神隐吗?”

审神者:“怕啊,怕被神隐之后就见不了阿尼甲你了。”

髭切:“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会忘记主殿您的名字的。”

  膝丸

审神者:“膝丸,我喜欢你。”

膝丸:“这种事不能让女生来说!我也喜欢你。”
(膝丸:我才没有哭!)

  数珠丸恒次

审神者:“珠子珠子,如果我受到伤害了你会来保护我吗?”

数珠丸恒次:“当然会,只要是主殿您有事,我都会出现的。”

审神者:“那……如果是我喜欢你,你会同意吗?”

数珠丸恒次:“嗯。”

  烛台切光忠

审神者:“妈,我喜欢你!”

烛台切光忠:“……主殿你是又做错了什么事吗?”

审神者:“……没事,打扰了。”

烛台切光忠:“我也喜欢你。”

  明石国行

审神者:“明老板啊,你起来一次可以吗?”

明石国行:“可是没干劲才是我的卖点啊_(:з」∠)_”

审神者:“那如果是我生病了,又没有人来照顾我,你会起来吗?”

明石国行:“如果是主殿你的事的话我肯定会起来的。”

  大典太光世

审神者:“典典,仓库里好脏的,你出来吧。”

大典太光世:“不要,我呆在仓库里就好了。”

审神者:“你出来陪我不行吗,?”

大典太光世:“……那我就出来吧……只是为了你而已。”

  打刀

  鸣狐

审神者:“小叔叔,我喜欢你。”

小狐狸:“呀呀……唔……”小狐狸被鸣狐捂住了嘴

鸣狐:“嗯,我也是。”

大俱利伽罗

审神者:“俱利酱!我喜欢你!”

大俱利伽罗:“不想和你搞好关系。但是……我也是……(小声)”

  大和守安定

审神者:“安定~我喜欢你~!”

大和守安定:“啊!主殿!我也是哦!”

  和泉守兼定

审神者:“兼桑,我喜欢你。”

和泉守兼定:“什!?你一个姑娘家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审神者:“兼桑你不喜欢我吗……”

和泉守兼定:“也不是这样说……”

审神者:“这么说你是喜欢我啦!”

和泉守兼定:“嗯……(脸通红)”

  长曾弥虎彻

审神者:“虎哥,我喜欢你!”

长曾祢虎彻:“主殿怎么会喜欢我这个赝品呢?别开玩笑了。”

审神者:“我喜欢你!”

长曾弥虎彻:“……我知道了,我也是。”

  压切长谷部

审神者:“hsb,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谨遵主命……什什什什什么!!!?”

审神者:“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我我我我也……”

  宗三左文字

审神者:“宗三,我喜欢你。”

宗三左文字:“喜欢……吗?终究是想获得天下吗……”

审神者:“我喜欢你。”

宗三左文字:“嗯,我知道了哦,就算是笼中鸟也没关系,只要是你……”

  龟甲贞宗

审神者:“龟甲龟甲!我喜欢你!”

龟甲贞宗:“啊~竟然被主殿喜欢!真是太好了~那么,来吧!请主殿尽情的鞭挞我~!”

  同田贯正国

审神者:“大狸子,我喜欢你。”

同田贯正国:“什……!?”

审神者:“我喜欢你。”

同田贯正国:“别开玩笑了,比我好的还有很多,你不可能会喜欢我。”

审神者:“我喜欢你。”

同田贯正国:“……我知道了,我也喜欢你。”

  胁差

堀川国广

审神者:“堀川,我喜欢你。”

堀川国广:“诶?主殿在开玩笑吧。”

审神者:“我喜欢你。”

堀川国广:“我也是。”

笑面青江

审神者:“青江,我喜欢你。”

笑面青江:“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

审神者:“我喜欢你。”

笑面青江:“我知道了,不用重复两遍的哦,因为我也喜欢你。”

浦岛虎彻

审神者:“虎弟,我喜欢你。”

浦岛虎彻:“诶?主殿在开玩笑吧?对吧,龟吉?”

审神者:“我喜欢你。”

浦岛虎彻:“我也喜欢主殿,是吧,龟吉。”

物吉贞宗

审神者:“物吉,我喜欢你。”

物吉贞宗:“能为主殿带来幸运,我也很开心。所以,我也喜欢你,主殿。”

骨喰藤四郎

审神者:“骨喰,我喜欢你。”

骨喰藤四郎:“嗯。”

审神者:“我喜欢你。”

骨喰藤四郎:“我喜欢鲶尾。”

审神者:“我就知道!祝你们幸福!”

鲶尾藤四郎

审神者:“鲶大眼,我喜欢你。”

鲶尾藤四郎:“主殿要一起来扔马粪吗?”

审神者:“我喜欢你。”

鲶尾藤四郎:“对不起,主殿,我喜欢骨喰。”

审神者:“我就知道!鲶大眼你是攻吧!?我站的是鲶骨!祝你们幸福!”

  短刀

药研藤四郎

审神者:“药总,我喜欢你。”

药研藤四郎:“我知道,我也喜欢你,大将。”

秋田藤四郎

审神者:“小秋田,我喜欢你。”

秋田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哦,主殿这么温柔,大家都很喜欢主殿哦。”

前田藤四郎

审神者:“前田,我喜欢你。”

前田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哦,主殿会带我们去万屋买好玩的,所以我最喜欢主殿了!”

平野藤四郎

审神者:“平野,我喜欢你。”

平野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主殿每次回现世回来之后都会给我们带好吃的!所以我最喜欢主殿了!”

  乱藤四郎

审神者:“乱酱,我喜欢你。”

乱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啊,主殿和我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呢!”

  五虎退

审神者:“退退,我喜欢你。”

五虎退:“我……我也喜欢主殿!因为主殿不会生气,还很温柔……所以,我也喜欢主殿!”

包丁藤四郎

审神者:“包丁,我喜欢你。”

包丁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因为主殿是人妻!还会温柔的摸我的头,给我糖吃!”

信浓藤四郎

审神者:“信浓,我喜欢你。”

信浓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哦,主殿暖和和的,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

厚藤四郎

审神者:“厚,我喜欢你。”

厚藤四郎:“主殿会陪我训练,所以我也喜欢主殿!”

后藤藤四郎

审神者:“后藤,我喜欢你。”

后藤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主殿会给我牛奶!”

博多藤四郎

审神者:“博多,我喜欢你。”

博多藤四郎:“我也喜欢主殿,因为主殿会存钱!”

不动行光

审神者:“小酒鬼,我喜欢你。”

不动行光:“嗝~我……我也……喜欢你……因为……你会给我酒,嗝~”

  小夜左文字

审神者:“小夜,我喜欢你。”

小夜左文字:“我也是……(脸红)你会给我柿子……”

今剑

审神者:“今剑,我喜欢你。”

今剑:“我也喜欢主殿哦,主殿会陪我玩,还会带我去现世看义经公的事情,虽然到头来我还是没有保护住义经公……但是!我最喜欢主殿了哦!”

太鼓钟贞宗

审神者:“sada酱,我喜欢你。”

太鼓钟贞宗:“我也喜欢你!因为你会陪我玩(搞事)!”

  爱染国俊

审神者:“爱染,我喜欢你。”

爱染国俊:“嗯?主殿!我也是!主殿会和我一起讨论爱染明王!主殿最好了!”






  第一次写这么长蛤蛤蛤蛤

  短刀都是天使!!天使!!天使!!大家都是天使!!!

卧槽,发生了什么Σ( ° △ °|||)︴

萤丸的愿望

 

✧*。  文笔不好请原谅

✧*。  这个历史梗我也是从网上扒来的
         虽然只有一点但也算历史梗吧?

✧*。  可能我会表达不清楚,请见谅

✧*。   大概有ooc?

✧*。   微量兼堀和清安,真的是微量

 
 ✧*。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萤,你在外面干什么呢?都半夜了,快回来睡觉了”明石懒洋洋的声音从部屋里传来,  “明石,你还没睡啊。”萤丸转过身看着往常这个时候早就睡得和死猪一样的付丧神。明石看萤丸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我就不能有失眠的时候吗?”依旧是懒懒的,带着关西腔的声音。“是是是,您是监护人您说了算”面前的正太带着笑意和调侃的声音穿进明石耳朵里。

     不知道他们又看了多久的月亮和星星以及这美丽的夜色,萤丸对明石说让他回屋里睡去,在外面睡会着凉,明石懒懒地应了声就起身去屋里了,恍惚间听见萤丸嘟囔了一声“好想去现世的游乐园玩啊……”  明石也没说话,就这么转身回屋里睡觉去了。萤丸看了会儿月亮也回屋了。

   

     第二天早上

     “等会儿要出阵!请各位做好准备!”作为今日近侍的堀川站在神乐铃下方对大家说到。
     

        “出阵了——!”

“这次出阵的人员有,明石国行,狮子王,今剑,岩融,加州清光,队长,萤丸!这次你们要去的地点是阿津贺志山!要注意安全啊,各位!”堀川担心的看着那边准备出阵的部队,“嘿嘿,放心吧!堀川你就安心的和你的兼先生甜蜜去吧~”狮子王调侃着堀川,果不其然,堀川的脸很快就红了。

   
安定威胁着清光说如果他不好好的回来就把清光的指甲油都扔了,而清光为了自己的指甲油便对安定说“你要是敢动我的指甲油我就把你所有的总司君的公仔送人!”  “你敢!?”安定瞪着清光。“我怎么不敢!?”清光也毫不认输,反瞪回去。

    “清光——该走了哦!”远处的狮子王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较量。“我走了,回来继续比!”清光放下狠话。“哼,谁怕谁!不过你的御守装好!要是折断了我可不会替你伤心的!”安定别扭的转过身,不过耳尖还是有着可疑的血色

     在清光他们走了有十多分钟后

     “诶?安定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堀川不解的问安定,“堀川……清光走后我总感觉心里闷闷的……”安定有些担心的望向堀川。“没事的,一定是你想多了,清光和大家都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打不过呢,对吧?”堀川微笑着对他曾经的战友说让他放心,殊不知此时出阵的那些付丧神们……

  

   到达阿津贺志山之后,他们像往常一样,杀死了所有的时间溯行军,可是正当他们准备凯旋而归的时候,检非违使,出现了。

      而且这次的违非检使异常的凶猛,仿佛突然间开了心智,知道计划了,而且付丧神们根本看不透溯行军的阵型,只能白刃战。

   终于,他们靠着最后的御守杀死了最后一把敌太。可是他们粗心了,漏了一把装死的敌短。敌短朝着离它最近的明石砍了下去,萤丸发现了,帮明石挡下了这一刀,可因为萤丸本身就重伤且最后一个御守被那个敌太砍落,所以……

    萤丸,碎刀

  明石又一次看着萤丸在他的眼前消失,化作萤火虫飞走,明石拼命地想要抓住那些萤火虫,可是萤火虫都从他的指尖略过,“啊啊啊啊啊啊啊萤丸!萤丸!你快回来啊!你不是想去现世的游乐园吗?我们一起去啊!你想玩多久都可以!和国俊一起!你们随便玩!只要你回来!萤丸啊啊啊啊啊啊啊!”明石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住萤丸,就像当初太平洋战争中一样,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萤丸被浇上石油,然后被丢到了太平洋……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如今拥有了人类的身体也一样……

   明石最后只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本丸,回到了来派的部屋,他无颜面对其他人,因为他没有保护好萤丸。他整天呆在房间里,天天喝酒,因为梦里有萤丸,他们在梦里还可以相见。

   他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终于,审神者忍不下去了,审神者冲到来派的部屋门口,直接把门踹开,拉着明石的领子问他,如果萤丸在的话他会愿意看见你这幅鬼样子吗!?萤丸不在了大家都很伤心啊!?你TM有什么本事在这里自甘堕落!?明石刚想反驳就被审神者接下来的话堵回去了。你TM别想反驳!你这幅样子谁看见不会嫌弃!?更不要说萤丸了!我看到时候爱染都会离开你!如果你TM想证明给我看,就到手合场来!

  连一向文静的审神者都忍不住爆粗口,这次确实是明石的错,毕竟谁也不想看见那个后果的……

  明石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来到了手合场,审神者对他说,“我们来一场切磋,如果我赢了,你就给我变回来,变回之前的样子。如果你赢了,那你就继续这样下去吧,我不会拦你,本丸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拦你,只是我的本丸不养没用的刀!”

   A411本丸的审神者是众所周知的体育小白,连平时走个路都会平地摔的人。如果明石输了,说明他真的太懈怠了……

  一场切磋下来,竟是明石输了,审神者走到明石面前,轻轻地摸了摸明石的头发,“明石,我知道萤丸不在了你很伤心,可是我们呢?萤丸也是我们的朋友,家人啊。所以,请你变回来吧,我想萤丸也很乐意看着你变回之前那个你……”明石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审神者,虽然被遮面纱挡着脸看不清,可是她的眼神很炽热,那是期望他变回来的眼神。“好,我愿赌服输……”明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月后

“阿鲁基!阿鲁基啊!!有新刀来了!!”今日近侍鲶尾激动得跑到审神者的书房门口报告。“哦?是谁?”审神者慢慢的整理着手里的文件边漫不经心的问到。“阿鲁基,我想这个您要自己去看才有惊喜!”鲶尾头上的呆毛已经快竖成天线了。“哦,那我自己去看吧”审神者放下手里的文件随手抓了一把糖果边吃边朝锻刀室走。

   “哗啦哗啦——”审神者看着面前的刀,手里的糖已经掉了一地却不自知。木然地看着面前的刀做自我介绍:阿蘇神社にあった蛍丸でーす。じゃーん。真打登場ってね (我是阿苏神社的萤丸。锵!压轴登场!)

   看着面前与之前一般无二的面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掉落,不管怎么擦都擦不完。萤丸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审神者,伸手帮审神者擦了一下眼泪,审神者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萤丸说“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失态了,我是A411的审神者,以后请多关照!”“我是萤丸,请多关照哦,对了,审神者大人,您这里有没有爱染和明石啊……”萤丸有点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审神者。“有哦,他们等你很久了”审神者温柔微笑着对萤丸说,眼里还闪着泪光。

  在来派部屋门口,审神者礼貌地敲了三下门,对里面说有新刀来了,明石出来带新人熟悉本丸,里面传来一声懒懒的,可是听着又很舒服的“知道了”,等明石把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还在两个月前那段时间,他以为他还在梦里,萤丸……他的萤丸回来了……明石激动地抱住了比自己矮好多的萤丸,这让萤丸怀疑自己是不是见到了一振假的明石国行,因为他印象中的明石一直都是懒懒的,吃着仙贝,从来不会这么激动的。萤丸被明石和爱染拉着参观了本丸里的各个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明石带着爱染和萤丸去了现世的游乐园,虽然明石并没有玩多少项目,但是明石说只要看着他们的笑容就会觉得比自己玩还开心。

    而在本丸里,审神者则坐在樱花树下,用酒碟喝着清酒,似是自言自语地说着“萤丸啊,现在你该放心了吧……”而身旁的樱花树也仿佛通人性一般,明明没有风却掉了好多樱花花瓣下来,落在审神者的酒碟里,头上,衣服上,就像在向审神者道谢一样。

   其实明石一直不知道的是,审神者把清光他们带回来的萤丸的碎刃都埋在了樱花树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萤丸也在默默守护着他们。





哇,发现自己真的不会写虐文,虐到一半突然就变HE我也是没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非洲人限锻日常

20发全部坠机,玉钢快浪完了,又是一个130和一个300,祖宗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吗?对不起,我错了,求您快来吧[士下座.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