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川秋舞

萤丸的愿望

 

✧*。  文笔不好请原谅

✧*。  这个历史梗我也是从网上扒来的
         虽然只有一点但也算历史梗吧?

✧*。  可能我会表达不清楚,请见谅

✧*。   大概有ooc?

✧*。   微量兼堀和清安,真的是微量

 
 ✧*。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萤,你在外面干什么呢?都半夜了,快回来睡觉了”明石懒洋洋的声音从部屋里传来,  “明石,你还没睡啊。”萤丸转过身看着往常这个时候早就睡得和死猪一样的付丧神。明石看萤丸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我就不能有失眠的时候吗?”依旧是懒懒的,带着关西腔的声音。“是是是,您是监护人您说了算”面前的正太带着笑意和调侃的声音穿进明石耳朵里。

     不知道他们又看了多久的月亮和星星以及这美丽的夜色,萤丸对明石说让他回屋里睡去,在外面睡会着凉,明石懒懒地应了声就起身去屋里了,恍惚间听见萤丸嘟囔了一声“好想去现世的游乐园玩啊……”  明石也没说话,就这么转身回屋里睡觉去了。萤丸看了会儿月亮也回屋了。

   

     第二天早上

     “等会儿要出阵!请各位做好准备!”作为今日近侍的堀川站在神乐铃下方对大家说到。
     

        “出阵了——!”

“这次出阵的人员有,明石国行,狮子王,今剑,岩融,加州清光,队长,萤丸!这次你们要去的地点是阿津贺志山!要注意安全啊,各位!”堀川担心的看着那边准备出阵的部队,“嘿嘿,放心吧!堀川你就安心的和你的兼先生甜蜜去吧~”狮子王调侃着堀川,果不其然,堀川的脸很快就红了。

   
安定威胁着清光说如果他不好好的回来就把清光的指甲油都扔了,而清光为了自己的指甲油便对安定说“你要是敢动我的指甲油我就把你所有的总司君的公仔送人!”  “你敢!?”安定瞪着清光。“我怎么不敢!?”清光也毫不认输,反瞪回去。

    “清光——该走了哦!”远处的狮子王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较量。“我走了,回来继续比!”清光放下狠话。“哼,谁怕谁!不过你的御守装好!要是折断了我可不会替你伤心的!”安定别扭的转过身,不过耳尖还是有着可疑的血色

     在清光他们走了有十多分钟后

     “诶?安定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堀川不解的问安定,“堀川……清光走后我总感觉心里闷闷的……”安定有些担心的望向堀川。“没事的,一定是你想多了,清光和大家都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打不过呢,对吧?”堀川微笑着对他曾经的战友说让他放心,殊不知此时出阵的那些付丧神们……

  

   到达阿津贺志山之后,他们像往常一样,杀死了所有的时间溯行军,可是正当他们准备凯旋而归的时候,检非违使,出现了。

      而且这次的违非检使异常的凶猛,仿佛突然间开了心智,知道计划了,而且付丧神们根本看不透溯行军的阵型,只能白刃战。

   终于,他们靠着最后的御守杀死了最后一把敌太。可是他们粗心了,漏了一把装死的敌短。敌短朝着离它最近的明石砍了下去,萤丸发现了,帮明石挡下了这一刀,可因为萤丸本身就重伤且最后一个御守被那个敌太砍落,所以……

    萤丸,碎刀

  明石又一次看着萤丸在他的眼前消失,化作萤火虫飞走,明石拼命地想要抓住那些萤火虫,可是萤火虫都从他的指尖略过,“啊啊啊啊啊啊啊萤丸!萤丸!你快回来啊!你不是想去现世的游乐园吗?我们一起去啊!你想玩多久都可以!和国俊一起!你们随便玩!只要你回来!萤丸啊啊啊啊啊啊啊!”明石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住萤丸,就像当初太平洋战争中一样,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萤丸被浇上石油,然后被丢到了太平洋……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如今拥有了人类的身体也一样……

   明石最后只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本丸,回到了来派的部屋,他无颜面对其他人,因为他没有保护好萤丸。他整天呆在房间里,天天喝酒,因为梦里有萤丸,他们在梦里还可以相见。

   他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终于,审神者忍不下去了,审神者冲到来派的部屋门口,直接把门踹开,拉着明石的领子问他,如果萤丸在的话他会愿意看见你这幅鬼样子吗!?萤丸不在了大家都很伤心啊!?你TM有什么本事在这里自甘堕落!?明石刚想反驳就被审神者接下来的话堵回去了。你TM别想反驳!你这幅样子谁看见不会嫌弃!?更不要说萤丸了!我看到时候爱染都会离开你!如果你TM想证明给我看,就到手合场来!

  连一向文静的审神者都忍不住爆粗口,这次确实是明石的错,毕竟谁也不想看见那个后果的……

  明石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来到了手合场,审神者对他说,“我们来一场切磋,如果我赢了,你就给我变回来,变回之前的样子。如果你赢了,那你就继续这样下去吧,我不会拦你,本丸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拦你,只是我的本丸不养没用的刀!”

   A411本丸的审神者是众所周知的体育小白,连平时走个路都会平地摔的人。如果明石输了,说明他真的太懈怠了……

  一场切磋下来,竟是明石输了,审神者走到明石面前,轻轻地摸了摸明石的头发,“明石,我知道萤丸不在了你很伤心,可是我们呢?萤丸也是我们的朋友,家人啊。所以,请你变回来吧,我想萤丸也很乐意看着你变回之前那个你……”明石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审神者,虽然被遮面纱挡着脸看不清,可是她的眼神很炽热,那是期望他变回来的眼神。“好,我愿赌服输……”明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月后

“阿鲁基!阿鲁基啊!!有新刀来了!!”今日近侍鲶尾激动得跑到审神者的书房门口报告。“哦?是谁?”审神者慢慢的整理着手里的文件边漫不经心的问到。“阿鲁基,我想这个您要自己去看才有惊喜!”鲶尾头上的呆毛已经快竖成天线了。“哦,那我自己去看吧”审神者放下手里的文件随手抓了一把糖果边吃边朝锻刀室走。

   “哗啦哗啦——”审神者看着面前的刀,手里的糖已经掉了一地却不自知。木然地看着面前的刀做自我介绍:阿蘇神社にあった蛍丸でーす。じゃーん。真打登場ってね (我是阿苏神社的萤丸。锵!压轴登场!)

   看着面前与之前一般无二的面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掉落,不管怎么擦都擦不完。萤丸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审神者,伸手帮审神者擦了一下眼泪,审神者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萤丸说“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失态了,我是A411的审神者,以后请多关照!”“我是萤丸,请多关照哦,对了,审神者大人,您这里有没有爱染和明石啊……”萤丸有点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审神者。“有哦,他们等你很久了”审神者温柔微笑着对萤丸说,眼里还闪着泪光。

  在来派部屋门口,审神者礼貌地敲了三下门,对里面说有新刀来了,明石出来带新人熟悉本丸,里面传来一声懒懒的,可是听着又很舒服的“知道了”,等明石把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还在两个月前那段时间,他以为他还在梦里,萤丸……他的萤丸回来了……明石激动地抱住了比自己矮好多的萤丸,这让萤丸怀疑自己是不是见到了一振假的明石国行,因为他印象中的明石一直都是懒懒的,吃着仙贝,从来不会这么激动的。萤丸被明石和爱染拉着参观了本丸里的各个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明石带着爱染和萤丸去了现世的游乐园,虽然明石并没有玩多少项目,但是明石说只要看着他们的笑容就会觉得比自己玩还开心。

    而在本丸里,审神者则坐在樱花树下,用酒碟喝着清酒,似是自言自语地说着“萤丸啊,现在你该放心了吧……”而身旁的樱花树也仿佛通人性一般,明明没有风却掉了好多樱花花瓣下来,落在审神者的酒碟里,头上,衣服上,就像在向审神者道谢一样。

   其实明石一直不知道的是,审神者把清光他们带回来的萤丸的碎刃都埋在了樱花树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萤丸也在默默守护着他们。





哇,发现自己真的不会写虐文,虐到一半突然就变HE我也是没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家两个隔壁竟然分别是活击和花丸╭(°A°`)╮


第一次写文,有什么不对还请指出(๑´ㅂ`๑)

小学生文笔(风雅是什么?可以吃吗?)_(´_`」 ∠)_

全员ooc_(´ཀ`」 ∠)__

以上都接受的话,请继续看吧罒ω罒

1.我家隔壁新搬来的邻居竟然是传说中的活击大佬Σ( ° △ °|||)︴




  ✧*。  若之一反常态的不瘫空调房里而是跑到本丸的走廊上去找三日月和莺丸喝茶,然而她这样做只能说明她又偷懒了。




  ✧*。  若之很快就躺在了本丸的走廊上,这是烛台切来送沙冰的时候看到的,于是,他很习以为常的把那一盆沙冰交给五虎退并让他拿去分给所有的短刀,然后习以为常的走到若之的身旁,习以为常的揪住若之的耳朵,  “阿鲁基您今天的日课好像还没做哦,确定不去做吗?”  “哎,疼疼疼,妈快放手,耳朵要掉了!” 若之因为身高原因不得不站起来踮脚。除了一只在那儿喝茶吃丸子的喝茶组与惊吓老人鹤丸,其他的刀都见怪不怪的继续自己手里的事, “我说,光仔啊,你就让阿鲁基玩会儿吧,日课什么的等会儿再来也不迟啊”   还是鹤丸最先开口为若之求情,毕竟是自己的好帮手,虽然只限恶作剧的时候。        “鹤先生,我记得您今天有和俱利酱的畑当番吧” 烛台切微笑着把另外一只手伸向鹤丸,旁边两个喝茶的老爷爷还是不动于衷。

     在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一期过来让烛台切放开了若之和鹤丸,    “艾玛一期尼你太好了!你简直就是天使!爱死你了!来亲一个!”  若之感动得鼻涕与眼泪齐飞,然后扑了上去,然而一期非常冷漠的走开了,若之扑了个空 “一期尼你变了!你当初还说我是小甜甜,要宠我一辈子的!” 语气之肉麻让旁边喝茶的两个老爷爷都不由得摸了一下手臂上起得鸡皮疙瘩。 “阿鲁基,我觉得您还是去见一下隔壁新来的审神者吧。” 说完这句话一期就去给他的欧豆豆们准备甜点了。只留下若之一脸懵逼 “新邻居?我们这里竟然还会有人搬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  若之来到隔壁的本丸门口,手里拿着刚才烛台切塞给她的光忠特制——牡丹饼,身后跟着一堆小短刀,短刀们因为听见有新邻居所以异常激动,这让若之看了非常嫉妒     [为什么他们对我就不会这么热情!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能不能别这么大!]    因为若之面对这blinhbling的大门产生了畏惧感……简单来说就是怂了,然后导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还是乱酱先打破了这份沉寂,按了门铃。紧接着里面传来脚步声,隔壁本丸同事的近侍长谷部来开了门,而长谷部显然是不认识若之的,因为他们才搬来没多久,阿鲁基也没有怎么出过门,所以在这里认识的人特别少    “请问你们是……?”   “隔壁的长谷部你好,我们是隔壁本丸的,我们是来打个招呼的”  秋田替他们那怂的不行的阿鲁基打了头阵。   “哦,隔壁的审神者大人吗,请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找我们阿鲁基”  长谷部礼貌的对若之弯了一下腰便回去告诉隔壁审神者了,只剩下若之他们在艳阳下等着。

   
    终于等到长谷部再次出现时,他们已经快熟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请进吧”  长谷部非常绅士的打开门弯腰请若之进去,而若之被一群小短刀连拖带拽的拉进了这个隔壁本丸。  “请您再稍等一会儿,阿鲁基有点事正在处理,马上就来。”等到若之终于不怂的时候,隔壁审也露面了。

   ✧*。  “卧槽!你你你你你你不是那个活击吗!!!∑(°Д°ノ)ノ”若之激动到结巴,而随她而来的短刀们也特别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大活人

今剑:“是活击里的那个审神者诶!”

五虎退:“真…真人比电视上更好看!”

前田&平野:“确实,真人比电视上更精致呢……”

乱:“不知道穿上裙子会怎么样!”

药研:“乱!收起你龌龊的思想!”

乱:“哦…药研真是的,yy一下都不行吗……”

而此时的若之非常淡定的走到活击面前,并且使劲掐了自己一下, “嗷!卧槽!好疼!是真的!不是做梦!”  活击看着面前隔壁本丸的短刀和审神者有点担心自己以后会不会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你好!我是隔壁的审神者若之!很高兴认识你!”若之现在非常激动,是的,非常激动,非常(加重语气)激动,  “这是我妈做的牡丹饼,希望你们能收下!”若之用她真挚的眼睛看着活击,然后活击就懵了,  “您母亲也在这里?”  “是啊!我不仅母亲在这里,父亲也在这里,还有爷爷姥爷太爷爷小叔叔都在这里!”  若之并没有在意活击越来越诡异的眼神,  [原来还可以把家属带过来吗!?政府没给我说过啊!]  活击心里已经快翻天了,可是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这是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  “啊,对了,有空的话你们就来我这里玩吧,我让我妈给你们做好吃的(•̀⌄•́)emmmmmm要不你们明天来吧,我让我妈做好吃的” 若之现在很开心,因为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是政府第一批创造的本丸,可惜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久到若之怀疑这里是不是已经被人遗忘了,不过还好,现在终于有人来了。



  ✧*。   “妈!我们回来啦!”若之一把推开本丸大门,跑到厨房去看今天中午吃什么,“回来了?隔壁的审神者大人怎么样啊?”烛台切头也不抬的继续手里的工作,  “妈,你不知道隔壁审神者是谁!隔壁审神者是活击啊!活击啊!!活击啊!!!真人比电视上可爱多了!对了,我邀请他们本丸的所有付丧神明天来我们家吃饭,妈你要好好准备哦✧(≖ ◡ ≖✿)”  若之从厨房里跑出来丝毫不在意身后烛台切的喊叫,[嘛,食材什么的我才不管呢_(:з」∠)_反正我又不会弄_(:з」∠)_]

    若之打算到空调房里避暑,这个鬼天气谁忍受得了啊?可是她一进去就发现,一大半的付丧神都在这里面,让若之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她的打开方式不对,误入了什么组织  “你们都呆在我房间里干嘛∑(°Д°)”  然众刀给她的理由只有一个,“你房间里凉快” “我说你们霸占别人房间还理直气壮了!?都给我回自己房间!”众刀也开始觉得自己霸占别人房间不太好,于是便一个个慢悠悠的离开了若之的房间,最后还是因为粟田口的短刀们被这热到融化的天气吓哭了……最后若之突然良心作祟,给每个部屋都装了空调,于是若之吃土了。
(所以你到最后都没做日课???)



哟西,这里是柳川秋舞,第一次写_(:з」∠)_希望各位大佬手下留情♬︎*(๑ºั╰︎╯︎ºั๑)♡︎

非洲人限锻日常

20发全部坠机,玉钢快浪完了,又是一个130和一个300,祖宗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吗?对不起,我错了,求您快来吧[士下座.jpg]

我我我我!!!我锻出平野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挖不出来竟然锻出来了!!